关年

【程勇个人】作死

°ooc预警,内心戏多

°渣文笔预警

°一个在自嘲和自虐中成长的勇哥×】

好吧没问题的话那么开始——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程勇最近觉得自己有点作死。

“我们最近在调查一起印度格列宁假药案。”

“怎么,你在怀疑我卖假药啊?”
“很赚钱么?”

放轻松,让烟圈慢慢吐出来,像平常一样就行。

程勇挑着眉毛看着曾经在警局里发飙的前小舅子,尽量让自己看上去还挺正常。

为什么犯怵?

因为卖假药犯法啊!

自从吕受益一走,自己就跟犯了什么神经似的,又开始重操旧业,整天在警察眼皮底下捅咕着那几瓶子格列宁。

有时候夜深人静了,也想,自己还真就非得过不去这坎儿了?放着好好的厂子不开,图个球啊?

老爹安顿好了,自己也不是穷得叮当响了,好歹人模狗样了,却突然作起死来了。

程勇在心里暗暗捏了一把眉心,目送着曹斌将信将疑地走出去。

“傻逼吧你。”

程勇骂了自己一句,转手给黄毛拨了个电话

“警察查过来了,注意点儿哈。”


他千算万算,没想到黄毛会出事。

程勇看着街对面的医院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就说你老大个人了,怎么还跟几个孩子一起闹腾,你看看都因为你,都因为你,黄毛好好的一孩子……就特么没了……没了!”

情绪有点儿失控,想抽自己一巴掌。

上海的夜风还是有点冷,直把他吹得一哆嗦。

程勇从地上慢慢站起来,夜灯打下来,投出地上一个孤零零颤巍巍的影子,晃晃悠悠地朝家里挪过去。

我还有什么呢?

我什么都没了。

那一刻程勇这样想到。


越是光脚的越是不怕穿鞋的。

程勇脑子里冒出这句话的时候,突然有点想笑。

呦,神油小王子到底也成个混的了。

程勇翘起二郎腿,弹了弹烟灰,企图让自己符合所谓的形象。

操,幼稚。

“思慧,你能不能联系一下外省的病友?”

思慧明显有点惊讶。

“行,我试试。”


三年了啊。

三年。

外面的阳光有点刺眼。

自己结结实实作了一回死啊,不过好歹,算是做了一件好事,为民暂时除了一个三年的害。

可不是么?

坑了吕受益的钱,害了他的命;欺骗了黄毛的感情,也害了他的命;害得前小舅子灰溜溜离职,还得麻烦他照顾自己的烂摊子。

呦,外面站着的那是谁?

程勇举起胳膊挡了挡阳光,顺带不着痕迹地瞄了眼靠在车上的那人。

还有个人来接你?

嗯,混的出息了。

“咱俩找地方喝一杯?”

“行啊。”

“假药以后别碰了啊,没人买那玩意儿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格列宁纳入医保了,没人再买印度药了。”

“哦,那挺好。”

“你还是继续卖你的壮阳药吧,那玩意儿也适合你。”

程勇眉头直跳,好久不动手了,有点想打人。

但是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先按兵不动,毕竟又打不过人家,还是别作死了吧。

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,可自己之前怎么就好像天不怕地不怕地作死了呢?怎么就没做出个正确决定呢?

靠,自己作的死后悔个球啊,这么干也不一定就是不对啊……

呸,呸呸呸,想什么呢,还真当自己是英雄?是救世主啊?

搞笑么你。

当自己年轻,疯过一把就是了,难不成那阵儿是提前更年期了?哎呦那可不成,身体不好得抽空去医院查查,可别嘎嘣一下就那啥了。

这天儿多好啊——

我还想多活几年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nd

我觉得程勇就是这样一个人,有点颓,有些世俗,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好人,哪怕做了什么好事也下意识把自己往利益方向扯。
比如黄毛和老吕死后的事,他也会告诉自己,这样都是为了让自己好受,都是自己赎罪。
所以——
这样的勇哥真的好他妈可爱啊!是不是应该好好疼!!

评论(5)
热度(50)

© 关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